首页  新闻中心  思政教育  文化育人  心理在线  圆梦助学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全国高校百佳网站——中北大学学生网上家园
   
 
当前位置: 首页>>文化育人>>经典导读>>正文

 

《老师好美》--你我皆知美梦之虚妄,却只愿长睡不复醒
2014-09-12 00:43 罗梓庭  审核人:   (点击: )

老师好美

严歌苓的新作《老师好美》是一本看上去很“假”,但又能意外地打动人心的书。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本书是严歌苓根据2007年贵阳六中真实发生的师生三角恋引发的杀人事件改编创作的,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说它“假”,是因为它有一种略为令人尴尬的距离感。

熟悉严歌苓的读者都知道,生于1958年的严歌苓,对《天浴》、《陆犯焉识》、《一个女人的史诗》里的年代感拿捏得是极有分寸的,因为那是她数着日子,一天一天,自己亲身经历过来的,她本身就是那个时代的一份子。然而《老师好美》的故事被设定发生在2009年的西部某城市,出生于上海、在成都当兵、如今又旅居海外多年的严歌苓对这个时代和这个城市的认识不能说是陌生,也只能说是浮光掠影,杀人者家庭富有却亲情淡漠、被杀者家庭贫困备受欺凌呈现出某种阶级对立式的夸张;脸谱化地塑造了为虎作伥的律师和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等形象;被害者居住的贫民窟生活场景和上海胡同人家的生活如出一辙……这就使得故事在年代感、人物性格以及城市特质上都出现了一些与现实的偏离,或者说崩坏。

这也是严歌苓首次尝试校园题材的创作,故事的核心是两个高三的少年都爱上了他们离婚的女班主任,也就是说,两个男主人公都是九零后生人,为了贴近他们的形象气质,严歌苓没少花心思。短信中的数字恋爱密语、阿迪耐克的服装、网络流行词汇、游戏厅网络游戏、周杰伦王力宏……等等用来概括这个时代青少年的关键词都在文中一一展现,然而这些符号都是苍白的,这些都是上一代人看待我们的方式和眼光。那些在我们青春生活中真正重要的东西,就算天天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的家长和老师也未必能懂,更何况年过五十、凭着一条新闻就开始写作的严歌苓呢?

应该说,目前的校园题材是所有严肃类小说作者的禁区。读者宁愿接受毫无真实感的意淫,例如《流星花园》这类的玛丽苏校园爱情故事,也不能接受打着还原真实的旗号霸占了话语权,还要宣称“这才是青春”的所谓“再创作”。这几天扫了几眼根据九夜茴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匆匆那年》,原作中真实的气息消失殆尽,一如既往的成为了根本不懂青春和校园为何物的人全凭想象改编的牺牲品。

这个年代之所以没再出现类似郁秀《花季雨季》那样的作品,就是因为如今在写校园题材的,都是离开校园很久的人了。《老师好美》无论是在故事的行文编排、人物内心情绪的铺陈、多视角切换的微妙差异上都比《花季雨季》要成熟老到的多。但是它注定不会像《花季雨季》那样受到青少年受众群体的追捧,虽然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写的是校园题材,但是严歌苓对故事的发展走向和人物性格都进行了很大的改动,她将一个惨烈的社会事件改成了一个注定不可能发生的虚幻美梦,而会被打动的,恰恰是那些已经变得现实的成年人。

这是一个虚幻的美梦

如果说严歌苓想将这个故事写成杜鲁门·卡波特的《冷血》那样的类报告文学体裁的作品,深度挖掘事件背后发生的深刻动因的话,那么前文提到的“假”都是破坏其真实感的致命缺点。然而严歌苓跳出了故事原本的框架,那个事后在多名知情人的讲述和短信记录中被证实是玩弄两名男生感情的女老师,从严歌苓笔下完全消失了。她变成了一个全身心扑在教育事业,将所有的爱都传递给学生,最终不慎越界酿成惨剧的悲剧人物。

女老师丁佳心这样的人物在现实生活中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她为学生补课不收费用、每周带着学生去二十公里以外的医院治疗失眠症、为学生支付医药费、带学生到自己父母家蹭饭……而且一切都是无条件的。在真实事件中,这些都是女教师为了“哄骗”男生成为自己入幕之宾的伎俩,而在丁佳心这里,一切的一切都是出自于对学生无条件的理解和支持。这绝对不会是存在于当下的人,因此前文中提到的错位的时代感就此统一了步调。尽管严歌苓声称这一切发生在2009年,但是这样的人物、这样的故事,只可能发生在过去,那人性尚未被功利阉割的过去,那写诗不会被认为是矫情的过去。

崔曼莉曾经在《卡卡的信仰》中写到过女教师和男学生之间的不伦之恋,那种单纯来自于肉体间的吸引力是可以被理解的,因为那也是爱的一种。而严歌苓在《老师好美》里写的这种感情的发生更难处理,因为这是基于心灵之间的深刻理解而产生的爱,杀人者刘畅给丁佳心发过这样一条短信:“讲课的时候,老师好美!”无论是被杀的邵天一,还是杀人的刘畅,或是班上其他四十多名学生,他们其实都爱上了丁老师,因为他们在她身上寻找到了内心所有的缺失。

当绝大部分人和家长的交流只剩下“吃了么?”“考了几分”时,他们从丁老师这里找到了感同身受的理解,她把他们每个人当成独立的个体来尊重;当同龄的异性们把身躯藏在如口袋似的校服里显得臃肿不堪的时候,她的披肩发和猫样的脸庞向他们诠释着异性的魅力;当她带着女儿受到前夫的骚扰的时候,作为独生子女的他们第一次生出了对姐妹的保护欲。可以这么说,她满足了他们对女性的所有想象。

在这个从三人不同角度来叙述的“罗生门”里,唯一的共同点是丁佳心的爱。“我帮你们模拟出了这么一个雌性怪物,她综合着滥情的恋人,无原则的母亲,不负责的姐妹,不懂营养要素而一味塞糖果的老祖母。”这是丁佳心最深刻的忏悔,在她过度的关爱乃至溺爱下,她放纵邵天一和刘畅一次次逾越师生的界限。她本意是想用她的爱为这两个心思异常敏感的孩子保驾护航,可他们却一个个陷入了名为“心儿”的空间,至死不渝,誓不回头。她太负责任,太有野心,想填补所有人感情和亲情的空缺,结果把一个教师的角色弄的似是而非。这算是自作孽不可活么?可是如果再来一次,她大概还是会作茧自缚地全心全意对他们。

也许我们每个人,无论男女,都会希望生命中出现一个丁佳心这样的角色,然而在中国特有的青春期的压抑和苦闷中,我们能看到过去存在的那种美好是如何一点点被异化和粉碎的。到了最后的最后,当一切都尘埃落定之时,两颗各安生死的年轻灵魂,依然沉迷在心儿的迷梦中。读者又何尝不是如此?你我皆知美梦之虚妄,却只愿长睡不复醒。如果心儿真的存在该有多好,可惜,她的存在注定会成为这个道德伦理极端扭曲的时代的牺牲品。

关闭窗口
  热点文章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是本一定会让你笑出[详细]
多重人格分裂纪实小说《24个比利》:每个人[详细]
挪威的森林[详细]
 
  精华推荐
红色太行百佳 山西学生心理网 中国大学生在线 山西省教育厅 山西大学 太原理工大学
版权所有:山西太原中北大学学生工作部(处)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学院路3号 建议浏览分辨率:1280*1024
邮政编码:030051 Email:webmaster@nuc.edu.cn  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审批号 (晋)ICP备05000467号